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腾讯“离场”,大厂的数字藏品还有的玩吗?

2022-08-22 23:57:53 837

摘要:8月16日,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之一——腾讯“幻核”发布公告,宣告从即日起停止数字藏品发行。撰文 / 陈畅编辑 / 杨洁互联网大厂的数字藏品平台,也开始“撑不住”了。“幻核”于2021年8月2日上线,曾被认为是腾讯的最具潜力的创新业务之一。...

撰文 / 陈畅

编辑 / 杨洁

互联网大厂的数字藏品平台,也开始“撑不住”了。

8月16日,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之一——腾讯“幻核”发布公告,宣告从即日起停止数字藏品发行。

“幻核”于2021年8月2日上线,曾被认为是腾讯的最具潜力的创新业务之一,上线至今不到一年时间,总销售额已超8000万元。因为有腾讯的背书,它受到了数字藏品爱好者们的追捧,每次藏品发售,基本都会在几分钟之内售罄。

“幻核”的突然退场,让所有玩家都措手不及,在数藏圈内掀起了一场“小地震”。在一部分人看来,这是腾讯对不确定性业务的断然割舍,尤其在数字藏品处在监管高压下的今天,作为比较显眼的行业选手,它受到的关注越大,风险也越大。

这样的猜测,在业内人士看来也不无道理。国内的数字藏品火爆时,一款99元的藏品涨个1000倍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在行业外的人看来,它通常也和“炒作”挂勾。这个领域里的300万用户中,真正是为数字藏品的“艺术性”买单的人会有多少?恐怕还很难有人可以给出肯定的答案。

但对更多的人来说,“幻核”离场,更像是给数字藏品行业泼了一瓢冷水。腾讯都“水土不服”了,其他大厂还能坚持多久?

图/腾讯幻核团队发布的公告

腾讯为何要“跑”?

对于“幻核”停止售卖,数字藏品玩家李智感到“很惋惜”。他在幻核刚推出后就第一时间下载注册,目前已花2000元买下了十余个数字藏品,价格从68元到188元不等,包括保罗·塞尚《有杨树的风景》数字油画、何香凝《山水》1929年数字画作等。

“幻核产品在制作上用心、很漂亮,我愿把它称为数字藏品的一道光。”李智说。据悉,上线当日,幻核即首发了腾讯视频出品的《十三邀》为主题的数字藏品,售价为18元,限量300枚。但抢购者远超限定数量,腾讯为此还专门为没成功抢到的用户送出了纪念款数字藏品。

去年的腾讯23周年庆时,腾讯还给公司员工发放了纪念版QQ企鹅形象NFT,数量72000枚,每个企鹅形象都各不相同。

幻核的火爆,也曾引来“币圈狂人”、波场币创始人孙宇晨的关注,今年7月,他在推特高调发声要“蹭热度”,表示希望收购幻核。

截至关闭前的今年7月,幻核一共发布了43款数字藏品,总销售额超过8000万元。不久前的4月,幻核的销售额还达到了2000万元的高点。

图/幻核平台上的数字藏品截图

用户们之所以如此看好“幻核”,除了认可其中的作品IP外,它作为腾讯内部孵化的平台,大厂的金字招牌也是有着一定吸引力的。同时,李智也向《财经天下》周刊承认,他自己投资数字藏品,也是有着“炒”的想法的——和大多数玩家一样,他曾寄希望于能在行业迎来真正大爆发之前入局,好“赚上一笔”。除了腾讯的幻核以外,他还在蚂蚁开发的数藏平台“鲸探”上做了投资。

幻核的离场也并非全无预兆。在今年7月份的时候,李智就发现幻核暂停了对外的数字藏品售卖业务。当时他一度很担心自己的藏品打了水漂。

好在的是,幻核和用户的告别还算“体面”。腾讯及时给用户提供了两种选择:一是退款;二是用户可继续持有,且查询、展示等行为不受影响。这样,选择了退款的用户,至少不会亏钱。

但是,恰恰是第二种选择,还给李智这样的投资者留下了继续想象的空间。“大部分人退款后,幻核里留存下来的藏品有可能会因稀缺性而升值。”一位数字藏品资深玩家这样告诉他。按照这个思路,平台能够承诺退款,对留下来的人反倒是个利好。因此,出于“未来可能升值”的考虑,李智并未将全部数字藏品退款。“大部分我都退了,留下一两个给我的孩子当传家宝。”他半开玩笑地说。

投资者们在“纠结”时,市场上也有其他说法流传出。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坊间有个说法是,腾讯幻核不是真的退出,而是要把这块业务变更到其他业务板块,内置在其他环节中。”为此,《财经天下》周刊向腾讯相关人士求证,对方回应是“没听说过该说法”。

至于为何退出数字藏品业务,腾讯官方解释称,“目前国内尚未出台数字藏品相关的明确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数字藏品作为新兴领域,无论是行业风险,还是监管风险,都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与风险性,公司基于聚焦核心战略的考量做出业务调整,聚焦自身核心业务。”据腾讯内部人士透露,本次幻核调整不涉及团队人员裁撤。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于佳宁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平台对于数字藏品的发行和交易有明确责任,未来随着政策的逐步完善,部分平台可能面临重大的合规性挑战。因此,他认为,本次幻核停止数字藏品发行,“一方面是出于监管考虑,另一方面这也是腾讯削减非核心业务以应对自身危机的选择”。据了解,在腾讯最新公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中,腾讯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了17%。

暴涨、跑路,数字藏品的诱惑和失落

但不管怎么说,“退出”数字藏品领域,对于腾讯来讲,应该也是“更轻松了”。

一直以来,虚拟货币和其衍生出的数字藏品,都还在监管夹缝中生存,平台、创作者和玩家都犹如在钢丝上行走。也正是基于合规的考量,幻核与阿里的鲸探等一起,将NFT改名为“数字藏品”。而与多数平台相比,幻核也显得更为谨慎,不允许用户之间进行转赠,也禁止在二级市场交易。

顾名思义,数字藏品,指的是作为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唯一标识的,经数字化的特定作品、艺术品和商品。随着元宇宙概念在2021年大热,数字藏品的火爆也一度超出了业界的预期。

很多人都还记得“无聊猿”,这个表情很“丧”,耷拉着脸、吡着牙齿的虚拟猴子。在2021年4月30日,10000个这样的“猴子”遭到疯抢,当时它的售价大约折合200美元一个。等到了2022年的4月29日,无聊猿的地板价(最便宜的市场交易价格)涨到了147 ETH(以太币,以太坊的数字代币),约合42.9万美元。这只“猴子”的身价,在一年时间内涨了2000倍。

无聊猿身价暴涨,也吸引了全球各界名人下场参与购买并将其设置为头像。如NBA球星库里,就花了18万美元入手了一个穿着西装的无聊猿NFT。在国内,据报道,知名投资人朱啸虎也花了50万美元“买猴”;美图创始人蔡文胜也忍不住出手买入;据说连周杰伦都曾拥有过一枚价值约50万美元的“无聊猿”。数字藏品风,也跟着吹到世界各地。

在NFT市场中,这样的交易几乎每天都在发生。NFT即“非同质化代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对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它的本质和比特币、以太坊等一样,属于代币的一种形式,天然具备一定的金融属性。

但在国内的“数字藏品”,和NFT有着本质区别,被限制在收藏、社交等功能上。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国内本土化的“数字藏品”在交易方式上也存在着诸多限制,它不具备金融属性,仅可以收藏或转赠,并不能进一步交易;用户购买时也需要实名制,只能以人民币或者数字人民币购买。而NFT可以通过虚拟货币购买,用户也是匿名的。

但这个领域在国内仍然一度火爆。包括阿里、百度、京东、网易等头部互联网公司,也相继推出了数字藏品平台。除了大厂投资的平台外,一批中小企业运营的平台也纷纷涌现。

据公开数据,2019年至2022年7月15日,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有998家,其中2022年仅上半年即新增数字藏品平台639家,预计中国数字藏品市场规模将在2026年达到295.2亿元。阿里研究院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鲸探、幻核等数字藏品平台共计发售物品数量456万个,均价33.33元,总市值约为1.5亿元。另据东吴证券数据,现有数字藏品现有交易用户总量约为300万人。

毕竟,在这个市场上,想靠它实现“一夜暴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本万利”的生意总有吸引力,玩家们都希望,自己押注的这个产品,能够变成下一个无聊猿。能够让普通人喊出“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的高价“数字头像”,在这个行业内频繁出现。

《财经天下》周刊在国内较早成立的数字藏品电商平台iBox上发现,一款名为“大闹天宫-孙悟空大战哪吒#101”的数字藏品,于2022年5月5日以99元的价格出售,之后经历了8888元、10000元、13000元、16000元、24222元的多次倒手价,最后一名买到的用户目前标价高达99999元。经查阅,该系列其他编号的藏品标价也都从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大闹天宫数字藏品寄售价,图/iBox App截图

2021年6月,鲸探推出首份数字藏品“敦煌飞天皮肤”,初始售价为“10个支付宝积分+9块9”,最高时价格被炒到了150万元。

今年6月刚成立的平台“十八数藏”,在7月底上线了第一款数字藏品,售价1元。不到一个月时间,该藏品价格涨了8000倍。

尽管大平台们不支持数字藏品的二次交易,但不少平台还是用各种方式加强了运营,以空投、合成、抢购、开盲盒等形式吸引用户参与。据了解,一名用户合成的张大千《飞》数字藏品,在iBox上初始寄售价为21000元;该用户在20天后以45000元的价格出手,赚了一倍多。

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份幸运,很多数字藏品的价格在平台上是越卖越低的。《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前述张大千《飞》的后期流通中,寄售价就逐步下降,从3万元左右到2万元、1万元左右,一路下跌。

在高价入手藏品后“砸”在了手里的,不止这一款《飞》。另外一款名为《曲直》的藏品,第一位用户以199元的初始价入手后,又以4999元的价格寄售给了第二位用户,后者又以4388元寄售价卖给了第三位用户。但《财经天下》周刊发现,这位用户至今仍未成功再次出手,该藏品目前以寄售价3150元挂出。

不少平台通过“寄售”的方式,进行二级市场的交易。但对玩家而言,这些投资仍然带有着“赌运气”的成分。其中,平台跑路的消息也并不少见。

《财经天下》周刊根据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TT数藏、光艺数藏、IREAL、镜域数藏、灵龙等多个数藏平台曝出过“跑路”消息。

其中,TT数藏在今年5月在官方公众号发文称,老板“经不住诱惑”挪用资金投资了其他数字藏品平台,亏损严重后,导致自家平台无法继续运营。

图/TT数藏公众号

今年6月,一则关于数字藏品平台天穹数藏“跑路”的传闻在各大平台流传,其中传出的公告截图显示,“出于人道主义发个最后的公告,很遗憾由于经营不当跑路。各位韭菜们好自为之。”一时之间,业界哗然。随后天穹数藏不得不出来辟谣称,“平台运行正常,目前正在测试新版本功能以及优化”。天穹数藏平台自今年4月份上线之后,很快就吸粉逾百万。但自上线以来,其App多次表示出现过数据库被攻击、用户账号被盗取、价格异常等安全问题;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也有不少关于天穹数藏的投诉。

而今年5月31日成立的镜域数藏,在6月22日就宣告注销,创下了数字藏品平台“跑路”的最快纪录。据悉,镜域数藏平台上188元的数字藏品曾一天就卖出了1971份,但随着平台消失,投入其中的玩家们不仅没有发财,反而“血本无归”。

有媒体曾比喻称,数字藏品就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每个入局的人都以为自己是猎人,实际上却可能只是“被猎杀的小白兔”。

“国内(数字藏品)交易是私下通过第三方通道,如支付宝、微信、银行卡,跟虚拟币的手法一样。”区块链从业人士安路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并且,他怀疑,现在“炒数字藏品”的,和以前“炒虚拟币”的是同一波人。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肖飒也指出,由于没有开放“二级市场”交易,数字藏品就很难进行大规模、高“市盈率”的炒作。

肖飒通过经验判断,NFT包括数字藏品领域,蕴藏着成为“法律重灾区”的风险。叠加之前的艺术品投资、古董投资、股权众筹等概念,有不少黑灰产玩家会将某件艺术价值不高的作品通过上链包装、编造动人的爱情或亲情故事等,推高价格,等待“韭菜”上钩后,价格再断崖式下跌,从中攫取巨额利润。

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风险提示,呼吁消费者自觉抵制NFT投机炒作行为,警惕和远离NFT相关非法金融活动。但该提示未能阻断数字藏品平台二级寄售市场炒作的盛行。

从这一点看来,腾讯幻核停售“割肉”,或许也是规避了未来的风险。但是,对于广大玩家而言,互联网头部企业运营的数字藏品平台都未能坚持下来,已经出现了第一个离场者,那么接下来,还会轮到谁?

数字藏品还有未来吗

面对逐渐收紧的监管,业内还是有人对未来数字藏品的市场空间抱有期待。

“数字藏品其实是被一些不安好心的人玩坏了。野生平台鱼龙混杂、来路不明,炒作者多抱着‘赚一波就跑’的心态。这让圈外人以为,沾数字藏品的不是骗子就是傻子。这明显是不健康的。”安路向《财经天下》周刊倾诉道。

另一方面,腾讯“幻核”退出后,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市场中仍不乏坚守者。主流大厂产品中,阿里旗下的鲸探、百度超级链、京东灵稀、视觉中国的元视觉、网易星球等都仍在正常运营。

国内部分主流数字藏品平台,图/安信证券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行业规模扩大速度超过了新用户增长速度。所带来的后果即是,数字藏品市场情绪表现出明显疲软,“行情”开始持续阴跌。

火讯财经创始人、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龙典说,当下数字藏品市场处于“假性存量竞争”阶段。他表示,过去无论什么平台,推出藏品时都需要用抽签等方式来控货,推出后也会“秒光”;但现在,一些头部平台藏品已出现了滞销,即使免费送有时都很难再秒光了,需要长达半个小时乃至一个小时才能全部送完。

因此,在于佳宁看来,对于整个行业而言,幻核的退出也存在一定的积极意义。他称,此次腾讯的业务调整短期内或许会降低创业者们的信心,但长期来看,这也将为此前过热的数字藏品行业起到降温的作用,让更多行业参与者思考数字藏品背后真正的逻辑和应用路径。

他认为,不管是数字藏品还是国际视野下的NFT,都为整个区块链行业带来一个合适的应用场景,由此形成破圈效应;同时也昭示着,基于非同质化代币的数字资产逻辑,在未来是可以运用到各行各业的,这才是数字藏品IP的最大价值。

目前已有不同行业的头部企业付诸行动,纷纷推出自家数字藏品。2021年步入尾声时,小米曾以小米12系列携手头号玩家,推出芯纪元龙蛋NFT数字藏品,限量500份;贵州茅台也曾发布53款“节气里的茅台”系列数字藏品,共计9605份;新华社曾免费发行2021重要新闻事件照片“新闻数字藏品”,项目一度导致服务器宕机;就连奈雪的茶也全球限量发行了300份数字藏品,售价59元/个。

有行业观点称,NFT和数字藏品的未来应当是放大其收藏价值和社交属性,每款藏品应该做到“价有所依、值有所锚”,而不是最终变成“数字炒品”。

只是,在这之前,如何平衡好流通性与炒作风险,是平台和监管共同面对的难题。而抱着“炒作”心态下场的数藏玩家,也免不了每天睡前都在担心:自己真金白银买下的藏品,第二天会不会贬为“一文不值”的图片?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智、安路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