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幻核下架,数藏拐点 | 数字版权作品的春天就在眼前

2022-08-27 22:07:22 2838

摘要:随着IBOX在各应用市场被下架,新一波的动作还没出来,腾讯幻核已经率先发出声明:基于公司聚焦核心战略的考量,将做出业务调整,即日起停止数字藏品发行,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数字藏品或发起退款申请。另一边,阿里蚂蚁集团旗下的鲸探,在近日发售的数...

随着IBOX在各应用市场被下架,新一波的动作还没出来,腾讯幻核已经率先发出声明:基于公司聚焦核心战略的考量,将做出业务调整,即日起停止数字藏品发行,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数字藏品或发起退款申请。

另一边,阿里蚂蚁集团旗下的鲸探,在近日发售的数字藏品也陷入了滞销。

无论是幻核还是鲸探,现在都到了拐点的时候了。”某行业人士透露,即使幻核不发生人员变动,数字藏品也很难做下去了:“按照现行法律法规,数字藏品没办法发挥金融属性,这意味着相当长时间内,数字藏品很难达到传统收藏品一样通过交易增值的目的。

01

/数字藏品与数字版权作品的差异/

但数字藏品动辄千份万份的首发数量,与传统收藏品的逻辑本就不同。

或许有人将之片面地对比人民币、邮票收藏,但二者的使用功能毋庸置疑,这也是整个社会对其达成认同的基础。即便如此,其中少数能够增值的,也是因为自身所代表的特殊时期、特殊版本、个体品相,最终依然遵循“物以稀为贵”的定律

国内的数字藏品本身,几乎还不具备任何实用性,甚至其收藏价值也终究来自于作品背后的IP所拥有的价值,而非数字化。

反而更类似于一份份链上“藏品周边”

图片来源网络,备受争议的《张国荣签名纪念版》数藏

一方面,国内的数藏平台常与传统收藏品、IP联名,因为这不仅能带来流量和话题,还有不少受众和买单者。

但是,相对于摆放在博物馆、私人藏家家中的传统藏品,用户最多花一顿饭的钱、在线收藏的被复刻过成百上千份同款的链上版艺术作品,和在博物馆买一份藏品周边,是否存在本质的区别?这还是一个疑问。

另一方面,发行一个数字藏品,对于IP方来说其实并不需要太多成本。IP方只需要提供IP,购买数藏的用户群相当于由平台来提供。数藏IP面向C端用户发售获得的收入由平台方和IP方一起分账。可以说,从IP授权的角度,与数藏平台合作和与众多传统IP联名的周边,似乎也并无不同。

诚然,数字藏品特有的属性,既能帮助解决传统藏品屡遭“赝品”顽疾,也能让创作者享有原创保护。但那些因一次IP授权合作而诞生的数字藏品,除了多了一份可以溯源的噱头外,还留有多少溯源的必要性?

问题也在于此。

先不谈IP周边”的拥有者向数藏平台授权该周边的相关权益,是否会侵犯到原身IP的各种权益等问题。对于数字藏品平台而言,为某一个拥有特定规格与形象的“IP周边”花费大量精力去赋能,显然是不符合商业逻辑的。

反过来对于IP方而言,在国内联盟链的基础上,与单一数藏平台授权合作的只是该IP众多数字化形象中某一特定形象。知名IP都是爱惜羽毛的,如果数藏平台能带给自己的利益与其他周边授权合作没有本质区别,那是否还有必要去拓展IP数字化之后的这一特定形象?

这在某种意义上,形成了死亡循环。

图片来源网络,无聊猿

有希望达到与传统收藏品一样通过交易增值的目的,是真正具有“唯一性”的数字版权作品

NFT之所以能够火起来,就在于其具有唯一性、不可复制性和不可分割性。作品不仅符合Z时代对于个性的追求,更拥有成为IP的基本条件,而非是像国内当前的数字藏品一样,成为IP们的数字衍生品。

“无聊猿”系列就是很好的例子,“唯一性”使其每件作品具有强大的稀有属性,而这些相似而不相同的系列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大众化的同时,显然也更加符合Z时代对于个性的追求。

划分到国内,因为对作品版权和金融属性的重视,NFT衍化成为了数字藏品,以及数字版权作品等领域。

两者同样对NFT金融属性进行了规避,但对于作品版权的问题,考虑到藏品大众化以及为现有收藏品和IP赋能等方面,数字藏品选择了弱化NFT的“唯一性”,将单一藏品的二创作品限量复制上链,当然“每件复制品都拥有独一无二的链上哈希”。

而数字版权作品,则严格继承了NFT的“唯一性”,这使得平台难以直接与传统藏品和IP进行简单的授权合作。但也正是“唯一性”,促成了作品与数字化的不可分割性,即数字版权作品具备收藏价值。

图片来源网络,Damien Hirst与他的作品 图片来源网络,Damien Hirst与他的作品

举个例子,英国艺术家达明安赫特斯(Damien Hirst)此前创作了10000幅油画,并在2021年将这些作品与NFT挂钩。这些NFT的地板价为2000美元,根据设计,购买者可以选择保留或者用它来换取实体油画。对于那些选择保留NFT版本的人来说,原始画作将被烧毁,以确保NFT版本的“唯一性”,并确立了其收藏价值。

在此基础上,数字版权作品的创作团队,也拥有了为作品进行IP化运营的动机;数字版权平台,也有足够的商业利益为平台上的作品赋能。

02

/数字版权作品的春天在哪里?/

摆在数字版权作品面前的困难也很明显。没有传统藏品、流量IP的加持,从一个平面作品开始孵化一个IP,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漫长征程。

但没有关系,我们正处于一个创作者经济盛行的社会。当前内容需求端的用户量日趋庞大内容供给端的创作者也出现了生产力不足的瓶颈。可以说,人类历史上都找不到任何时候比现在更适合成为一名创作者的了!

同样,以往都是先有小说、电影、游戏再有衍生品,但今天,也可能是先有艺术家的平面作品,先有超级IP,再有电影、文学等改编或文创衍生品市场。这也意味着,人类历史上也没有任何时候能比现在更适合孵化IP的了!

图片来源网络,“顶流女星”玲娜贝儿


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迪士尼的玲娜贝儿。与迪士尼众多拥有动画片作品的IP不同,玲娜贝儿作为迪士尼“达菲家族”的新角色,除了一个“爱冒险的小狐狸”的人设外,几乎就是一个有待完成的“开放性文本”,还把共创的笔交到了粉丝手中

她跺着脚、掰着手指示意游客自己不叫“儿儿”,叫“玲娜贝儿”;面对过生日的游客比划出的“蛋糕”,她会接过来收好,下班时也不忘带走……这些线下的互动,都属于“二次创作”,不断丰富着玲娜贝儿的设定和形象。

而这样的共创也借助表情包、短视频等方式,不断走出迪士尼乐园、走进不同媒介,轻松完成裂变式传播。可以说,玲娜贝儿的走红,是在移动互联网与社交媒体辐射下,受众共同参与完成的一次文化传播。

还有长盛不衰的《甄嬛传》、前段时间走红的#你这背景太假了#,甚至元宇宙现象级IP“无聊猿”……不同的是,前面几个例子中,二创作者们虽然带火了IP,却无法得到几乎任何相关利益,但“无聊猿”的版权拥有者们却可以。

对于数字版权作品的爱好者们来说,出于喜好收藏一幅作品的同时,也对这件作品进行了一次早期的天使投资。更良性的投资逻辑是,双方将在未来共同成长,而非收藏者被动等待一夜暴富。

无界版图,许可改编权

2022年,巴比特创始人长铗的《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出版。他说,元宇宙应该先有物种,再有生态,所谓物种就是同质和非同质资产。对于非加密圈而言,就是具有IP属性的版权。

无界版图像是他在元宇宙世界的一次实践。成立以来,我们一直聚焦有潜力的中国新锐创作者及IP,鼓励作品创作者与所有者对所有原生作品进行二创通过“二次创作”及“共创”,让传统艺术作品走出小众领域,走进不同媒介,去完成裂变式的传播。

同时,无界版图还搭建了文创商城,为创作者和爱好者们扫清了“将数字版权作品融入现实生活”过程中的诸多障碍,为“共创”与“衍生”带来更多可能性。

农村包围城市的基本面已经形成,数字版权作品的春天就在眼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