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涌金楼丨站在风口上的数字藏品 能起飞吗?

2022-08-27 21:33:01 570

摘要: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朱承新年叠加冬奥会,让原本小众的数字藏品火爆出圈。新华社上线国内首套新闻数字藏品,央视网发布1万份虎年数字藏品,阿里、腾讯、百度、京东、小红书、趣链等加速布局,浙江、四川、湖南、河北……博物馆相继涌入,连国际奥委会都难...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朱承

新年叠加冬奥会,让原本小众的数字藏品火爆出圈。

新华社上线国内首套新闻数字藏品,央视网发布1万份虎年数字藏品,阿里、腾讯、百度、京东、小红书、趣链等加速布局,浙江、四川、湖南、河北……博物馆相继涌入,连国际奥委会都难以免俗,在“一墩难求”的背景下迅速与NFT平台nWayPlay合作发售“冰墩墩”数字盲盒。

平台“卷”,用户也“疯狂”。无论是9.9元还是119元,数字藏品几乎与秒售罄画上了等号。

数字藏品价值何在?未来去向何方?涌金君与圈内人士聊了聊。

图片来源:nWayPlay

数字藏品是什么

首先,让我们来搞明白,什么是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最早起源于NFT(Non-FungibleTokens),这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化凭证,中文常翻译为“不可同质化代币/不可替代代币”,因其具有唯一性、可溯源、不可分割等特性,因此可以用来代表独一无二的东西。

“数字藏品能够实现精准确权,并且提供对数字内容的生产、流通等全生命周期管理追溯,非常适应数字时代的版权保护需求。”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知识产权管理研究所联席所长黄灿认为,这也将成为文化产业数字化一个新切入口。

2021年3月,数字藏品最先从艺术圈火了起来。

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一幅NFT作品拍出了6930万美元的天价,人们意识到,数字世界可孕育出巨大的艺术空间和商业潜力。

“传统艺术家要和画廊合作,找藏家、拍卖行认可其艺术造诣,然后面向更广泛的大众推出。但NFT艺术颠覆了这一套逻辑,大众用真金白银为自己的审美投票,让数字艺术不再需要传统的守门员。”红洞科技首席执行官张贝龙认为。

经历漂洋过海的NFT到中国市场演化成为“数字藏品”,与NFT最大的区别是不在公链发行,而是由不同的平台发行在各自的联盟链上。其中,也有浙商的身影。

万事利旗下西湖一号则将AI设计与数字藏品结合,为用户提供了购买、设计、上链、发行的一站式体验,通过区块链技术确保其独特性与真实性,并实现了数字藏品和实物丝巾的用户转化。“我们的用户画像正在发生变化。”西湖一号相关负责人刘婧透露,“数字藏品不仅显著提升了我们男性用户的数量,还使女性用户的年龄层变得更年轻了。”

《筑梦冰雪》数字藏品。图片来源:西湖一号

国内为啥会火

一批年轻的淘金客已经入场。

“220收一套567、100收一套小青小白,敦煌3500。其他看上就秒。”“999出一个慢羊羊,要的滴滴。”“今晚21点金毛犬限量108枚冲啊!”……

在一个数字藏品千人交流QQ群里,随着弹窗不断闪动,短短几分钟未读消息就积累了上百条。

“买NFT主要为了赚钱。”一名90后OpenSea平台的资深玩家告诉涌金君,很少有用户买 NFT 是为了自己收藏,基本都是为了二次转卖盈利。

“新兴市场、价格不贵、或许还能赚点小钱。”张贝龙调研之后发现——男性用户近7成,90后接近一半,且大部分具有投机心态。

但事实上,数字藏品与NFT存在着较大差异:数字藏品主要基于联盟链发行,各平台存在交易限制且不打通,并没有形成完整的市场闭环。“虽然数字藏品的流动性会受到限制,但价格也会比较稳定,金融风险比较低。”云象区块链创始人黄步添认为。

“技术是中性的,看我们怎么使用它。”黄灿认为,在海外NFT本质上是一种艺术名义的数字金融产品,而在国内数字藏品本质上是探索数字形态的文化新消费,两者路径完全不同。

尽管数字藏品的金融风险较为可控,但大部分业内人士还是期望监管能更早落地。

“如果监管能在早期就有效介入,和数字藏品的发展一起迭代,会更有利于国内数字藏品可持续发展。”对此,黄步添建议设立监管沙盒,比如要求数字藏品的发行和交易必定期披露,同时逐步完善数字藏品的技术标准和平台标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未来前景几何

虽然争议不断,但数字藏品的政策红利仍在不断释放。

去年底,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其中就提到“构建基于区块链的可信服务网络和应用支撑平台,为广泛开展数字经济合作提供基础保障。”

今年2月,由腾讯、蚂蚁集团、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北京邮电大学、之江实验室等机构共同提出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藏品服务技术框架》国际标准项目立项建议获得通过,区块链数字藏品将迎来首个国际标准。

毫无疑问,数字藏品站在了风口。但随着各类平台井喷式增长,数字藏品模式趋同的瓶颈日益显现,能否进一步延伸数字藏品价值链,成为各大平台立足的关键。

万事利提出“人人都是创作者”的理念,依托其AI设计和供应链快反优势,不断为用户赋能,从而给实体产业增长带来新的突破口。“下一步我们还将链接更多的优秀创作者,拓展更多的使用场景,实现多元化的产业应用。”刘婧表示。

红洞数藏则将数字藏品视为连接元宇宙的重要一环。张贝龙认为数字藏品必须长期具有生命力,购买后依旧需要持续运营,不断迭代。“比如刚刚推出的‘无极熊猫’,我们的设想是未来可以在元宇宙里奔跑。”

“不过,平台各自为阵正是目前制约国内数字藏品发展的瓶颈。”张贝龙认为,未来的数字藏品市场应该按照多中心化的思路发展,而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链和应用分离开来。

“在实现流动性和合规性的基础上,如果将数字藏品与收益权结合,将会形成一种新的生态,从而奠定信息互联网走向价值互联网的基础。”黄步添说。

让年轻人“上头”的数字藏品,到底是商家噱头,还是大有未来,各位读者怎么看?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